绘画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历代珍品绘画
王长华:俱怀逸兴壮思飞——罗锦堂书画收藏博物馆里的“士林群英谱”
 来源:西北翰墨网 编辑:一得 时间:2017-09-13 10:14:36 
分享到:

——罗锦堂书画收藏博物馆里的“士林群英谱”

王长华

位于陇西县文峰镇的“罗锦堂书画收藏博物馆”,因为收藏了美国夏威夷大学终身教授罗锦堂先生所捐赠的一批书画精品而著名。馆长罗克智,是罗锦堂先生之侄。该馆已在20175月,被定西市“历史再现”工程领导小组命名为“罗锦堂书画收藏博物馆”。每天都有许多书画爱好者,慕名前来参观。

罗锦堂,1927年生,甘肃省陇西县人,现任夏威夷大学东亚语文系名誉教授。曾任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香港新亚书院副教授、香港大学教授、德国汉堡大学客座教授、新加坡教育部课程发展署佛学顾问、夏威夷佛教总会副会长、国立台湾大学中文系及外文系合聘客座研究教授、台湾东海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讲座教授、河北师范学院名誉教授、兰州大学名誉教授、甘肃省黄河奇石馆名誉馆长等。

罗锦堂先生多年游学海外,与于右任、胡适、冯友兰、张大千、董作宾、星云大师等许多政要和学界巨擘,以及大德高僧互有往来,也因此获赠许多书画精品。从这些极为珍贵的书画精品中,人们窥见了一个时代的风云,也从中获得了许多历史知识。

一幅书画、一件物品的背后,其实隐藏了极为广阔的历史背景,蕴含着极其丰富的文化知识。仔细揣摩和品味每一件收藏品,犹如打开了一扇扇历史的窗口,从中折射出汹涌澎湃的历史风云。

载酒江湖称吴郎  豪迈不让李太白
\

明·吴伟

吴伟的四幅山水小品是“罗锦堂书画收藏博物馆”所收藏的“重器”之一,画风古朴,意境悠远,用笔简练,颇具中国传统文人画之神韵。

吴伟(14591508)明代著名画家。字次翁,又字士英、鲁夫,号小仙。江夏(今湖北武汉)人,童年时流落至海虞(今江苏常熟),被誉为“钱青天”的御史钱昕收养在家,陪伴其子读书。经常利用钱家书香门第之便,偷偷地舞文弄墨,画了许多山水人物。钱昕看见后非常惊奇,说:“你想成为画家吗?”就供给吴伟以笔墨纸砚,让他进一步钻研画技,并在生活上给予很好地照顾。吴伟二十岁时,到了南京,已经在画坛上有了一定的名气。

相传吴伟性格刚直,有一股豪放的气概。曾经遇到一位庞姓老人在敲击石头,吴伟因此而得到启发,顿悟出画画的精髓,此时恰好吴伟饮酒过半,于是以此为画命名。成国朱公把吴伟礼聘到幕下,以“小仙”称呼他,因此,吴伟今后就以“小仙”为号。明宪宗时,吴伟待诏(等待诏命;官名,待命供奉内廷的人)仁智殿,喜好豪饮狎妓。想得到吴伟的画作的人,就载酒携妓去拜访他。一天,吴伟被宪宗皇帝召见,正逢吴伟酒醉,太监扶着他进入宫殿,皇帝命他画一幅《松泉图》。吴伟跪在地上,饱蘸墨汁,信手涂抹,立成此画。宪宗感叹说:“真是神仙之笔也。”此后,孝宗皇帝也常常出些题目,让吴伟画画,还授吴伟以“锦衣百户”的官职,并赐印章一枚,上刻“画状元”。吴伟画人物的技法出自唐代吴道子,运笔不太刻意为之,但其画风却奇逸悠远,潇洒动人,无论是山水,还是树石,都用斧劈皴的画法。他的白描尤为人所称道。

吴伟曾经游历杏花村,酒后口渴,向一位老妇人要茶解渴。第二年,又经过此地,才得知老妇人已经去世了。吴伟拿起笔来,眼前浮出了老妇人当年赐茶的情景,三笔两笔就画出了老妇人的画像。老妇人的儿子见到了十分悲恸,就恳求吴伟,将画像收藏起来。有一次,吴伟又在友人家饮酒,席间乘兴作画,吴伟就像作游戏一样,取来莲房(莲花除去果实后晒干后的花托)濡上墨汁,印在纸上,而且不止一处。人们莫测其用意。正在迟疑见,忽见吴伟拿起笔来,纵横挥洒,霎时就绘成一幅《捕蟹图》,最为神妙,旁观者莫不叹服。孝宗皇帝十分喜爱当时的马、夏画风,而宫廷画院的戴进、吴伟都继承马、夏,成为一时风尚,号为“浙派”。吴伟也称为“江夏派”。此后,吴派逐渐兴盛,而浙派渐归澌灭。他最后一次被召见是明武宗即位时,还没有来得及觐见皇帝,就因饮酒过量而醉死,享年仅五十岁。

吴伟少时生活孤苦,因而对民间渔民的生活抱有极强的同情心,作品的生活气息很浓厚,在表现技法上较清新和自由。浙派画家常画渔翁、农民、贩夫、走卒,且把渔、樵、耕、读画在一起,称之为“四乐”。此四幅山水小品图,画法从南宋院体马远、夏圭一路变化而来,山石作斧劈皴,连皴带染,笔墨奔放,纵横挥洒,但比之马、夏的刚硬静穆,则略显柔软骚动。

世人谁识熊式一  墙内开花墙外红
\

熊式一题字

“此人一事精,百事精,不似那一无成,百无成。录《西厢记》红娘语谨题锦堂教授百蝶册页,以示之多才多艺,熊式一识于甲寅夏。”

这是熊式一题于罗锦堂先生《百蝶图》册页上的一句话,出自《西厢记》中红娘之口,熊式一信手拈来,用来赞扬罗锦堂先生的多才多艺。

从这一题款可知,熊式一先生也是个极为有趣之人,他借用戏曲中人物之言,巧妙地赞扬罗锦堂的成就,极具妙趣。那个年代,文化人之间交往的自然真情,流露无遗。

熊式一是何许人也?

熊式一先生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英国产生过极大轰动的华人双语作家。

20世纪中叶,西方文化界有一种说法,叫“东林西熊”,指的就是林语堂和熊式一,美国人喜欢林语堂,而英国人则青睐熊式一。

熊式一对于内地读者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大家都不知道他二十多岁时,便在《小说月报》《新月》等新文学杂志上翻译英国大剧作家萧伯纳等的作品,得到了郑振铎等文化大家的肯定。徐志摩推崇其移译的巴蕾《难母难女》,称赞为“对英美近代戏剧,很有造就”。陈寅恪获其长篇小说《天桥》后,感叹不已,题赠二绝句与一首七律,其一云“海外林熊各擅场,卢前王后费评量。北都旧俗非吾识,爱听天桥话故乡”,将熊式一比作唐初杨炯,同林语堂在英语世界的影响相提并论,且直言自己不识林氏经典《京华烟云》,而偏爱熊著《天桥》(向敬之《熊式一其人其事——评熊式一<八十回忆>)。

熊式一1902年出生于江西南昌,笔名熊适逸,早年毕业于北京高等师范英文科,终其一生在戏剧翻译与创作上求索耕耘,著译有独幕喜剧《财神》《可敬的克莱登》和《我们上太太们那儿去吗?》等。其创作并导演的英文话剧《王宝川》,在伦敦连演三年九百多场,让英国人耳熟能详,于纽约百老汇上演后即刻引发美国剧坛轰动效应。其《天桥》推出后,被英国大文豪HG.威尔斯誉为“描述一个大国家的革命过程”,“是一幅完整的、动人心弦的、呼之欲出的画图”,后有法、德、西班牙、瑞典、捷克、荷兰等多种文字再版,畅销欧美。

早慧的熊式一,11岁便开始填词、赋诗、作文和刻图章,善于向名士宿贤求教。由于年轻虔诚,上进奋发,深得长辈们喜爱看好。一次,他赴本地一老先生府第拜访,门役万分惊诧,这个稚气孩童,原是应已四世同堂的老太爷约请而来。在京沪二地,熊氏常与林纾、张元济、黄炎培等一大批长其二三十岁甚至更多的人往来交流;在英国伦敦,给予熊氏很多帮助和指教的萧伯纳、威尔斯、巴蕾等,几乎都大他三十岁。他们之间,不问年龄,以文会友,真诚相处。

熊式一来初到伦敦大学后,不为英文系教授所满意,后遇莎士比亚权威聂可尔,听从其建议改修中国戏剧。

尝试改编中国传统旧剧中的王宝钏故事,创作成英文话剧《王宝川》。最初不为名演员看好,遭受了冷语讥讽,但通过朋友关系由英国麦勋书局于1934年夏出版后,深得读者欢迎,销路极好。同年冬,熊氏把《王宝川》搬上舞台,久演不衰,不论贵族还是平民,乃至文学巨匠,很受震撼,一洗平日对中国落后的印象。

熊氏在欧美一剧成名,不用再担心被国内名校拒绝。在他载誉归国不久,与宋庆龄、郭沫若一同被推举为上海“文人战地工作团”主席团成员,又肩负宣传抗日的使命重返伦敦。他创作了英文话剧《大学教授》(1939)、长篇小说《天桥》(1943),充分展示了创作才华,以及向西方世界宣传中华文化、家国苦难的理想与努力。

熊式一在欧美一剧成名,又把《西厢记》译成了英文。

他在罗锦堂的《百蝶图》册页上题词,用的就是《西厢记》中红娘的一句话。可见,熊氏对于戏曲经典《西厢记》的理解和运用,已经达到了信手拈来、随心所欲地为我所用的程度了。

锦上回文花恋蝶  堂上归燕雨如烟
\
杨联陞题字

“锦上回文花恋蝶,堂上归燕雨如烟”,这是杨联陞先生以罗锦堂名字所作的一幅藏头诗联。

杨联(1914—1990),原籍浙江绍兴,生于河北保定。193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系,1940年赴美就读于哈佛大学,1942年获哈佛大学硕士学位,1946年完成《晋书食货志译注》获博士学位。四十年代初,在哈佛习文史哲的中国留学生中,任华(西方哲学)、周一良(魏晋南北朝史)、吴于廑(世界史)、杨联升(中国史)四人皆风华正茂,而意气相投;周、杨二氏尤为英敏特出,当时胡适已有意延揽他们到北大以为己用。其后任、周、吴三人皆返国任教,三十年间运动相乘,政治逼人,周氏虽于劫后重拾旧业,终未臻大成;惟杨氏自有因缘,得以留在哈佛远东语文系执教,墙外开花,海外称雄,乃至有汉学界第一人之誉。

关于杨联陞的生平,人们完全可以从其本人于19778月所著的《杨联陞自传》中得到些许信息。

杨联陞,生于民国三年(1914年)甲寅旧历六月四日,原名莲生,联陞是先祖厚家公(讳鸿仁,会稽人,游幕北方滦州等地,遂落籍)在入学(志存中学)补习班半年,即入高中)时所命,今以莲生为字。

幼入亲友家私塾附学,后家中自请杨韫富(儒医)先生教莲生及弟仲耆(生于旧历七夕,原名长生)等。

十三岁失怙(子云公,讳凤伍,从吴子玉任执法处,直奉再战,冯军倒戈,直军南退,卒于河南嵩山附近),先祖有五子,但孙辈只有联陞兄弟,及结婚时,决定承继三伯父子徵公(讳凤祥),新妇入门即改称呼。入保定志存中学(张敏富等所办,受颜李学派影响,但亦讲劳工神圣征服自然,仍须奋斗等)补习班半年,因在私塾背诵经书(《四书》及诗书《左传》、《礼记》半部》),亦背诵课本,劳心过甚,暑中大病,自此记忆力衰。志存是四二制,在班时平均分约九十五分(作文常与李光璧争第一名)。有一次全校国文比赛,题为故乡的影片,联陞首选,第二名为缪錡(季湘)。可能考官中有彦威(缪钺)大兄,回避亲嫌,令老弟屈居第二。季湘之才,实过于联陞耳。

十七岁结婚(夏历四月),妻缪鉁,字宛君,缪钺师之妹。是年夫妇去营口(子徵公任盐务稽核所经理)度假。秋间即转入北平师大附中(高中一部,文科),住公寓。“九一八”事变后,子徵公退休,在北平和平门内租房居住。缪季湘、陈君默等均去过。宛君在怀孕(忠平)时迁来同住。

在校时功课上中,毕业时成绩为第九名。业余好皮黄,曾在吉祥及师大登台。“九一八”事变后,全年不听戏,还为《小公报》编戏剧周刊十字街头两副刊,颇为主编景孤血所推重。1933年附中毕业,保送师大、燕京。考清华经济系、北大国文系。清华先发榜,子徵公恐联陞所学失之太旧,不如经济切实,遂奉命入学,但北大亦录取。实则在清华四年,除经济系必修诸课外,所选多文史课:国文朱自清、通史秦汉史雷海宗、隋唐史陈寅恪、中国经济史陶希圣,此外曾选修和旁听俞平伯词、闻一多楚辞、张荫麟学术史(多讲天算,特相赏识,常去其家)、杨树达《说文解字》、唐兰古文字学、王力中国音韵学、张星烺中西交通史等。一般成绩约为乙等,英文只为丙等。从钱稻孙学习日文,尚有心得。

一二·九、一二·一六学生运动时,恰为学生会主席,往往召集全体大会,主要任务多由救国会诸公担任。友人中有加入民先队者,如蒋南翔等。1935年蒋召集各大学代表去南京,清华五人,联陞未去,称母病请假回保定,草成《东汉的豪族》长文,在《清华学报》发表(学报另有一文与毕业论文《从租庸调到两税法》——寅老指导——有关)。此外曾在《大公报》的《史地周刊》(张荫麟主编)、《文艺周刊》(沈从文主编)发表短文数篇。

“七七”事变,已卒业,遂未南下。曾晋谒陈寅恪(时丧父)、陈垣两先生。又常到钱府(泉寿东文藏书)借书,后钱先生发起编《日华小辞典》计划,与三省堂订合约,期以三载,以《三省堂日华小辞典》为基础,参考其他大小字典多种,每周一会,由钱先生亲自删定,端仁、端义、姚鉴、尤炳圻皆参加(会后在同和居小宴)。又以钱先生之介为文殿阁标点《国学文库》关于边疆之书十数种。钱先生曾介绍到神户商校去教华语,辞谢。出长伪北大时送来讲师聘书,亦送回。但以钱先生之介得识日本学人甚多,与平冈武夫(住钱府)最熟,森鹿三、宇都宫清吉(亦治汉史,曾评介《东汉的豪族》)、和田清(新成文学博士)等,语文则与竹内好(鲁迅专家,甚受青年推重)交换。又以钱先生之介,得到哈佛贾德纳(C.S.Gardner)助教授私人秘书(帮其买书及为中日文论文作英文提要)约一年。别后因为联陞拒入伪北大,特留《宋史》一部、《后汉书》一部,嘱为标点,仍按月补助生活费。

1940年贾公来电邀到哈佛去半工半读(半时为贾公私人助理,半时在历史系研究院读硕士学位),旅费生活费皆由贾公担负。但以手续繁难至年底方由津乘轮到沪,转乘日本商轮镰仓丸,2月初到金山,坐火车到剑桥,上课已迟数日。先住贾府,后住单间。19414月春假,贾公命游纽约、华盛顿等处,见学界前辈,贾公每以汉学界前十名相期。

是夏帮友人柯立夫(蒙文专家)授北京语,时赵元任先开课授粤语。赵先生是年来主编大辞典(后由李方桂先生继任,始终未完成),珍珠港事变,赵先生主持哈佛之陆军特训计划,命联陞(为惟一之讲师)以华语讲文法,后合编《国语字典》,今已出十数版。

哈佛特训共两班各一年,一年三个月两班皆结束,又移至耶鲁教短期,不及一年日本投降,即回哈佛完成论文《晋书食货志译注》,19622月即得学位。本定回北大任教授兼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员,已到金山(教暑校),值联合国秘书处新成立,需要语文研究专员一名,有友人介绍,遂向北大请假一年往任。待遇甚优,年薪七千,无所得税,尚有其他福利。近一年,觉工作无聊,哈佛请回校任助教授,五年,年薪四千五。为接眷(妻和次女恕立),乃于1947年回校。以后在1951年游欧(法国、瑞士、意大利、荷兰、英国),颇为各国汉学耆宿所重,法国戴老曾以少年辈第一人相许。英国剑桥大学中文讲座曾于1952年正式相聘,时已升任副教授,有终身职,遂婉辞。以后升任正教授、讲座教授(因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各以讲座相聘,哈佛为联陞特立哈佛燕京讲座教授)。

在哈佛初兼授中国文(白话文言)史(1800年前),后专教中国史,指导论文包括宗教、美术、教育、政治、音乐、科学史、哲学等系学生,研究生来自十数国。19623月在巴黎法兰西学院用法语讲演四次(戴密威特荐,以前无东亚人),又在日本京都讲《盐铁论》及《颜氏家训》。此后学生渐少,哈佛东亚系已偏重文学,负担渐轻,但最近又增,预定1980年退休(杨道申录于,杨联陞著,蒋力编《哈佛遗墨——杨联陞诗文简》,商务印书馆,2004年,北京)。

解道庄周能梦蝶  体物运笔俱传神

\
台静农题字

“多年不唔,锦堂兄顷自夏威夷来台,得茹清音,至为快慰。乃行李匆匆,又将离去。行前,以所绘《蝶谱》见示。展卷不觉惊喜。讲学之余,乃复寄情此道,殊出意外。此自然妙物,锦堂竟能为之传神,栩栩纸上,几欲飞去,体物之深,运笔之工,俨然如此得。犹如庄生所言:‘蝶之为周,周之为蝶耶’。戊申新秋,静农识于台北歇脚庐。”

云开远见汉阳城,犹是孤帆一日程估客昼眠知浪静,舟人夜语觉潮生三湘愁鬓逢秋色,万里归心对月明旧业已随征战尽,更堪江上鼓鼙声。锦堂同学兄教,静农书卢七言诗于台北之龙安坡寄居。

这是台静农手书唐朝诗人卢纶的《晚次鄂州一诗,以赠罗锦堂。

由这两幅书法作品,人们可以窥见罗锦堂与台静农之深厚交情。

关于台静农在文化史上的贡献,浙江省委党校省情研究所的李涛,有着公允的评价,可以作为这幅书法作品的背景参考。

1947年夏,许寿裳任中文系主任时,台静农是中国文学史任课教师。此课由外文、中文系共修,只有陈诗礼、叶庆炳两个学生。1948年许寿裳辞世后,台静农接任中文系主任。在延续许寿裳办学思路的同时,先后邀聘刘仲阮、洪炎秋、戴君仁、郑骞等为教授。在学风上,他在力避来自官方政治干预,专意培养独立思考精神和学术自由风气,一扫中文系保守作风。台静农执掌中文系的20年,从系务筹划、师资聘任,乃至课程设置、提携后辈等诸种情形,隐然可见到当年“五四”后的北大风范。他严谨的治学风格、宽厚的待人原则与执著的人生追求,影响了台湾一代学人。台湾学界赞誉他:“学问、襟抱、道德、文章,犹令后学敬仰。”(《1949年大迁徙时代去台知识分子群体及其影响研究——基于台湾大学的个案分析》)

鸭绿桑乾尽汉天,传烽自合过祁连

\
赵恒惖题字

“鸭绿桑乾尽汉天,传烽自合过祁连。功名在子何殊我,惟恨无人快着鞭。”

这是“罗锦堂书画收藏博物馆”收藏的另一幅书法,落款题“锦堂贤伉俪

这是赵恒惖ti)书写陆游之诗,以赠给罗锦堂夫妇的。可见,赵氏与罗锦堂先生的交情,也非同一般。

关于赵恒惖的生平,由其子女赵佛重、赵牟俶、赵令娟合著的《赵恒惖先生行状》中,记述得尤为详实,可摘其要如下。

赵恒惖,字夷午,湖南衡山人,生而奇异。8岁时,母亲就去世了,曾就学于湖北方言学堂,不久就考取了选送日本留学的资格,先后卒业于振武学校及士官学校第六期。在日留学时,鉴于清政府腐败无能,国势危迫,就加入了同盟会,与黄兴、宋教仁等关系密切。学成归国后,应陆军部甄试,考取举人,被分配到广西,辅助蔡锷练军。武昌举义后,全力策动广西巡抚沈秉堃(kun)反正。这时清军进攻湖北正急,赵恒惖率军兼程驰援,到前线后驻军于孝感,任左翼军司令,力挫前敌。和议告成,所部奉调南京。临出发前,从湖北都督黎元洪处借军饷5万银元,到南京领饷后,立即汇还,因此受到黎元洪的赏识。在当时的军事纷扰之际,部队借饷而能归还者,十不有一。民国三年(1924年),二次革命,赵恒惖与谭延闿在湖南响应。事败后,袁世凯对赵恒惖非常忌恨,传命湖南都督汤芗铭,械系解京,拘禁数年。在狱期间,惟以读《易经》来自我消遣。由于黎元洪与蔡锷的极力营救,才被释出狱。

卢沟桥事变后,赵恒惖上书蒋介石,建议长期抗战,继而就任湖南省政府军事参议会及湖南省参议会议长。

武汉陷敌后,日本人觉得其扶持的南京汪精卫伪政权,号召力低微,就派使到湖南,用甜言蜜语来引诱赵恒惖,想拉拢他另组武汉伪政府,却遭到赵恒惖的严词驳斥和断然拒绝。

闲居之时,雅好临池挥毫,笔力遒劲,尤其工于隶书,求其字者络绎不绝,往往整天挥毫不倦。即使是一小幅作品,求得者也视为至宝。

滕王帖上逞风流  不与庄生做梦游

\
俞振飞题字

“太常仙影阿谁留?花簇度春秋,妙笔写春秋,添几许香温粉柔。蜜官队里,滕王帖上,一样逞风流。爱说恁风流,偏不与庄生梦游。

太常引  奉题锦堂教授百蝶图谱  即希郢正

一九八一年六月于上海  涤盫俞振飞倚声  时年八十”

这首《太常引·奉题锦堂教授百蝶图谱》词的作者俞振飞,是京剧、昆曲俞派的传承人。

俞振飞,名远威,字涤盫,号箴非,江苏松江人。生于苏州义巷。出生在昆曲世家,父俞粟庐为著名昆曲唱家,自成俞派

在昆曲600年、京剧200年的历史中,俞振飞(19021993)是一个横跨两界的里程碑式的人物。

他幼承家学,14岁开始向昆曲前辈沈锡卿、沈月泉学习表演。他自上世纪30年代开始登台,吸取各家所长,不断革新,真正做到了声情交融,把先人创立的“俞家的唱”发展到极致。他于上世纪50年代编定的《粟庐曲谱》,于2011年年初影印面世,再次引起学界热议;他当年写作的《习曲要解》,成为昆曲定腔定谱方面的重要著作;他晚年定稿的简谱本《振飞曲谱》更是俞派声乐体系的完美总结。

俞振飞大师在70年的舞台生涯中,不仅把昆曲中边歌边舞的特殊表演手段带进了京剧,还将浓郁的“书卷气”引入京剧表演,丰富了京剧小生一行;同时又把京剧明快强烈的风格引入昆曲,促进了这两个剧种的相互交流和共同提高。

俞振飞的小生,在唱念的声情、表演的气度以及动作的幅度、节奏上,处处区分人物之间豪迈俊逸与放荡骄矜、风流倜傥与肤浅轻薄的界限。在他的审美思想中,雅中求俗,俗中求雅,由此形成他表演艺术难以企及的高度。香港城市大学教授郑培凯说:“俞先生把从家学中继承的非常深厚的文化内涵,带到传统的演剧里面。这就像文人学者配合职业演员,背后是深厚的文化内涵在那里把关。”

2011年是昆曲被列为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10周年,也是京昆艺术大师俞振飞诞辰109周年。上海市文联、上海戏剧学院、上海京昆艺术中心主办,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校等单位联合承办了“雅韵千秋——纪念京昆艺术大师俞振飞先生诞辰109周年”系列活动(单三娅《我们今天为什么纪念俞振飞?》,《光明日报》(2011081105版)。

罗锦堂先生是海内外首屈一指的元曲研究专家,对于昆曲和京剧的研究,自然也在他的学术范畴之内。由这幅昆曲、京剧大师俞振飞先生的题词,我们窥见了二人的至深交情。

薄翼纤须戏晓风  天涯芳草思无穷

\
王叔岷题字

“薄翼纤须戏晓风,天涯芳草思无穷。双双未曾随风去,可许蒙庄一梦通。

锦堂贤弟嘱题  庚子夏日  王叔岷”

王叔岷(1914——2008),名邦濬,字叔岷,号慕庐,以字行,是台海华人圈中广受推崇的历史语言学家和校雠名家,研究方向主要为先秦诸子和校雠学。

王叔岷1914年出生于简阳县(今成都市东郊洛带镇下街),1933年考入由国立成都大学、国立成都高等师范大学、公立四川大学合并的“国立四川大学”中文系,后又考取北大文科研究所就读硕士,师从傅斯年汤用彤等,毕业后留在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王叔岷因1948年随史语所迁台,国共两党分治,其在大陆的知名度并不高。上世纪六十年代后,王叔岷先后在新加坡大学台湾大学马来西亚大学、新加坡南洋大学等校教书,课余勤于著述,前后用17年完成巨著《史记斠证》,退休后完成集大成之作《庄子校诠》。后来的研究庄子的学者大都不能回避《庄子校诠》,王叔岷也被学界称作二十世纪在《庄子》字意训诂方面最权威的学者。

王叔岷先生1992年后几次往返大陆旅游,并于2000年获台湾行政院文化奖后开始长住大陆,大陆文化界始关注先生的学术造诣,2007年中华书局引进出版了《王叔岷著作集》共15本。20088月,王叔岷先生仙逝于成都龙泉驿区其长子家中。

1948年,傅斯年先生出任国立台湾大学校长,先生受台大中文系合聘任教,授《大一国文》与《斠雠学》。共事论学者有台静农、洪炎秋、戴君仁、郑骞、许世瑛、伍俶(叔党)、毛子水屈万里、何定生诸先生。1951年先生开始教授《庄子》,既以《庄》解《庄》,又旁及相通之诸子百家,并引汉魏六朝唐宋各大家诗作为证,一时杏坛轰动,慕名旁听者甚众。

王叔岷曾总结自己的治学经验:校勘古书是一种小学问,可以帮助研究大学问;是一种支离破碎的小工作,可以帮助通大义、有系统的工作;是一种绣花针的工作,可以帮助大刀阔斧的工作;是枯燥无味的工作,却有一种无味之味。从1965年起,先生共花了十七年的课余时间撰写了300万字巨著《史记斠证》。

罗锦堂先生在台湾大学求学期间,曾守业于台静农戴君仁、郑骞诸先生,可知,王叔岷与罗锦堂先生,似应有师生之谊;而且,罗锦堂先生也著有《庄子与禅》一文,不能说没有收到王叔岷先生的影响。

从这幅王叔岷先生题赠给罗锦堂先生的书法作品中,人们或许能够一窥当年王罗之间的师生情谊。

散牧归来毳帐低  清歌一曲醉如泥
\
张大千题字

“散牧归来毳帐低,清歌一曲醉如泥。最怜雾鬓风鬟影,柳毅新来看小姨。”

这是“罗锦堂书画收藏博物馆”收藏的一幅张大千的书法作品。查阅有关资料得知,这是张大千为其画作《番女黑厖图》所题的一首诗作,只是画作上的自题诗与这首书法作品略有不同,画作诗为:散牧归来毳帐低,得离念远海头西,一双雾鬓风鬟影,柳毅新来有小姨。

合理的猜想是,自题画作是原始版本,而在写成书法时,作者则对原诗作了略微改动。

张大千(1899-1983四川内江人。原名正权,后改名爰,号大千、大千居士,以张大千肖像号行。1908年母亲教其花鸟草虫白描。青年时随兄到日本京都攻读绘画,又研究染织工艺。回国后耽于佛学,剃度为僧,法号大干,后经还俗,以法号行。擅长绘画,喜好画荷花及工笔人物,独树一帜,俱臻妙境。与齐白石南张北齐之誉。20世纪50年代张大千栖身海外,其间居巴西17年,1976年移居台湾。张大于诗、书、画、篆刻俱精,尤其他开创了淡墨泼色山水流派,推动了现代中国画艺术发展,是中国杰出的艺术家。

《番女黑厖图》作于1944年,该年张大千已自敦煌摹石窟归来,居成都,画风为之一变,作品中多有青海风土人情。其中《番女黑厖》题材一再创作。画面往往红黑色彩对比强烈。西域女子装束,发肤毛毡,犬猛毛密,都有生动描绘。

赠予罗锦堂先生的这幅书法作品,可能是张大千先生移居台湾后所作。他将当年画作中的诗句略作改动,书写后以赠罗锦堂先生,可见二人的交情,也非同一般。

白鹿薪传一代宗  流行直到海之东

\
冯友兰题字

“白鹿薪传一代宗,流行直到海之东。何期千载檀山月,也照匡庐洞里风。锦堂先生大人  冯友兰  一九八二年录近作”

这首诗,是一九八二年七月,冯友兰先生应邀出席在夏威夷由陈荣捷(是年八十一)一手推动召开的国际朱子学会议,在会中书赠大会主席陈荣捷先生而写的。

现在,冯友兰先生又手书其诗,赠予罗锦堂先生。盖在其心目中,罗锦堂先生堪与陈荣捷相提并论耳。

陈荣捷,广东开平县人,1901年出生。5岁于私塾开蒙,14岁附读于本县之谭氏学堂,15岁改读广州岭南学堂小学部七年级,18岁曾参加广州五四学生运动,23岁毕业于岭南大学(中山大学前身),随即放洋入美国哈佛大学,先修英国文学,翌年改入哲学系。1929年,28岁获博士学位。是年9九月,应母校岭南大学之聘为哲学教授,一年后并兼教务长职。

1935年秋,陈氏应夏威夷大学之邀,前往讲授中国哲学,不意从此踏入人生新的历程。国内于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遂由访问教授改为专任,至珍珠港事变爆发,夏大暂停,其时中国半壁江山,已蹂躏于日本铁蹄之下,报国无门。旋应美国新罕布夏州常春藤盟校之一的达慕思学院,聘为中国文化与哲学教授,直至一九六六年退休,其间,曾任该校文科主任,后又赠以人文荣誉博士。退休后,各著名大学争聘,终决定前往宾州匹兹堡市彻谈慕女子学院就讲座教授之职。

除长期任教于达慕思和彻谈慕之外,1947年后,陈荣捷曾七度重返夏威夷大学暑期教学。陈荣捷先生的著作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中国哲学经典的英译,一是中国哲学思想的研究。在所有英译著作中,规模最大(846)、工时最久、影响最广的,是《中国哲学资料书》。此书历时20年后才完成。此书自1963年出版后,一时佳评如潮,风行欧美各国,至今,无可取代者。英文版的《中国哲学资料书》,近年来在黄俊杰教授主持下,由万先法,杨儒宾、朱荣贵、吴有能诸先生之通力合作,译为中文,中文版书名改为《中国哲学文献选编》,已于1993年在台北出版。

1984年,陈荣捷先生在台湾清华大学主办的中国思想史国际研讨会上,以《海外讲授中国哲学五十年》为题,发表主题演讲,他将自己在国外弘扬中国哲学的历程分为四个时期。陈荣捷先生一生专治中国哲学,在世界各国的会议与专刊上,曾发表中、英、日文论文138篇,而朱子学则为一生学术生涯的最后汇聚之点,也使他的学术成就达到最高峰。1982年以后出版的四本朱子学研究的书,共2000余页,约150万言,绝大部分为80岁以后所写,其活力、其勤奋、其认真,为今之年轻学者所不及(韦政通《白鹿薪传一代宗——国外弘扬中国哲学六十年的陈荣捷先生》,《读书》1995年第3期)。

冯友兰先生手书其诗,赠予罗锦堂先生,可见其对于罗的期待,是何等殷切!而罗锦堂先生也不负厚望,在海外传播国学几十年,对中国文化的贡献之功,庶几可以告慰冯友兰先生当年的殷切厚望!

风清兰室春长在  日照松门晓不扄

\
刘春霖题字

“风清兰室春长在,日照松门晓不扄”(jiong),这是“罗锦堂书画收藏博物馆”收藏的一幅刘春霖的对联。

刘春霖(1872—1944),字润琴,号石云。河北省肃宁人,清光绪30年(1904年)甲辰科状元,亦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名状元,所谓第一人中最后人。刘春霖善书法,尤以小楷为著。小楷笔力清秀刚劲,深得世人推崇。时有大楷学颜(颜真卿),小楷学刘(刘春霖)之誉。出版有《大唐三藏圣教序》、《兰亭序》等小楷字贴多部;大字法贴亦有出版。刘春霖的名字已载入香港书谱出版社和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大型辞书《中国书法大辞典》。

刘春霖状元及第后,授翰林院修撰,旋被派往日本,入东京法政大学深造。光绪33年(1907年)回国,历任咨政院议员、记名福建提学使、直隶法政学校提调、北洋师范学校监督等职。

辛亥革命后,一度隐居家中,继而出任袁世凯大总统府内史,从事些文字应酬;191712月,任中央农事试验场场长。在徐世昌曹锟当大总统期间,被授予总统府秘书帮办兼代秘书厅厅长,后又任直隶省教育厅厅长、直隶自治筹备处处长等。曾两次代表徐世昌到山东曲阜主持孔子大成节典礼,并因此名噪一时。

1928年愤然辞官,在上海、北京以诗书自慰。其“群玉山房”中,收藏各类书籍1万余册,古籍以明清刻本居多,其藏书印有“刘春霖印”、“石云鉴藏之章”、“石云收藏”、“润琴刘春霖”等。日本侵略中国后,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7年“七·七”事变,日人拉拢他出任“满洲国教育部长”、“北平市市长”等伪职,他能保持晚节,坚辞不就。为此日伪当局将其历年收藏的书画珍宝洗劫一空。

刘春霖患有心脏病,经受日伪打击后,病情逐渐加重,经多方医治无效,于1944118日逝世于北京(又一说逝世于1942年)。

以上列举的,仅仅是“罗锦堂书画收藏博物馆”馆藏书画作品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该馆还收藏了成亲王、梁启超、胡适、董作宾、刘仲阮、弘一法师(李叔同)等学术大师的墨宝,实难一一尽述之。

透过这一幅幅馆藏书画精品,一个个近现代和当代杰出的人物,仿佛从历史的深处,向着我们走来……

  相关内容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