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您的当前位置:首页翰墨资讯综合资讯
陇西县罗锦堂学术陈列馆预览
 来源:翰墨网 编辑:一得 时间:2016-06-03 10:21:25 
分享到:

 \
中国文学博士第一人:罗锦堂近照(90岁)任祚旺/摄

\
“罗锦堂学术陈列馆”内容分为六大板块:
 
\
第一部分:前言
罗锦堂,生于1927年,男,汉族,甘肃陇西人,美国夏威夷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荣休教授,兼任夏威夷华人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夏威夷佛教总会副会长,受聘河北师范大学名誉教授。曾先后担任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德国汉堡大学客座教授,新加坡教育部课程发展署佛学顾问,台湾东海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讲座教授,台湾大学中文系与英文系联聘客座教授,香港新亚书院副教授、香港大学教授,兰州大学名誉教授,甘肃省黄河奇石馆名誉馆长等。
\
著作陈列
主要著作有《中国散曲史》、《历代图书版本志要》、《现存元人杂剧本事考》、《北曲小令谱》、《南曲小令谱》、《明代剧作家考略》、《中国戏曲剧目汇编》、《锦堂论曲》、《散曲小令选》、《明清传奇选注》、《元人小令分类选注》等。
\
著作陈列
罗锦堂先生是国际汉学界享有盛誉的学者,是海内外硕果仅存的元曲研究专家和佛学研究专家。他的学术研究范围还延伸到先秦诸子中的老子、孔子、孟子、庄子。从《诗经》到唐诗宋词,再到明清小说、戏剧、民间文学,还有中外比较文学的研究。他阐释儒释道,兼涉文史哲。若将其著作目录一一排列,便是一部简明的中国文学史。
\
著作陈列
罗锦堂先生的博士论文《现存元人杂剧本事考》,考证了162种元人杂剧;近代戏曲理论家吴梅的《元剧研究》,共收元人杂剧119种;日本学者青木正儿的《元人杂剧叙说》,共收元人杂剧132种。罗锦堂所考证的较吴梅的多出42种,较青木正儿的多出29种。至今,仍然是元曲研究界这一学术领域的高峰。
夏威夷大学创办于1907年。它的戏剧教学与研究在全美3000多所高校中名列前茅。夏威夷大学戏剧系的亚洲戏剧教学和研究始于1923年,而中国戏曲的教学研究,就是在1966年,由罗锦堂先生开始的。
“罗锦堂学术陈列馆”建设的目的,在于让我们更多地了解和认识这位著名学者在海外为推动中华传统文化在世界的传播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
第二部分:负笈求学
游学纪事诗
罗锦堂
我本读复旦,渡海到台湾1。基隆初上岸,细雨正连绵。报名进台大,学医济世间。向晚饥肠痛,出门去用餐。不意天变色,警报四处喧。人言台风至,威力大无边。滂沱降骤雨,海浪高过天。急忙回校转,快跑莫迟延。赫然有市虎,迎头扑面前。咯噔一声响,身首恐不完。良医共叹息,四肢俱摧残。头骨受震荡,遍体血斑斑。离家千万里,无人问饥寒。仰天长太息,凄凉又孤单。后脑鸣不已,彻夜痛难眠。辍学暂休养,病瘥心渐安。弃医攻文史,取舍实两难。寒窗十二载,高调我独弹2。忽然聘书至,赴日进科研。整装京都去,乃得会群贤。论曲诣青木,谈诗有二川3。其后到新亚,据仗穆公钱。同僚唐牟李,更有曾左潘。龙虎风云会,一时为美谈4。教部考口试,胡公主考官。答辩三时整,侥幸得过关5。友朋来庆贺,拍手展笑颜。乡音久断绝,寄书多不传。应聘转港大,黉舍倍庄严。门墙高且峻,世人难见攀。饶罗与宗老,文史哲俱全。朝夕共相伴,令我眼界宽6。休假来檀岛,耕耘四十年。解惑兼授业,传道何敢言7。迄今已告退,不为名利牵。避贤居牖下,安心学坐禅。清静无杂染,荣辱亦等闲。念佛为日课,与佛共结缘。刻意求解脱,跃登九品莲。明明扬方广,十愿尊普贤。
                         2010年农历中秋节于檀香山寓
\
【附注】
1,     堂于1948年甘肃省立陇西中学毕业后,以成绩较优,乃得教育部保送上海复旦大学深造。入学不久,又得教育部令,改保送国立台湾大学医学院攻读,旋因发生严重车祸,乃转入台大中文系。
2,     1952年在台大中文系毕业,在凤山陆军官校受军训一年,亦以成绩较优,由政府分发就业,在台大训导处担任助教,并未就职,乃又考入台大文科研究所,获文学硕士学位。不久,乃报名投考入由教育部与国立故宫博物院、国立历史博物馆以及国立中央图书馆三大学术机构联合主办的文史专门人才培训班。一切费用,由教育部直接支付,与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合作,分硕士班与博士班。硕士班大约有十五六人,而博士班仅余一人。
3,     1960年,应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之聘,担任研究员,在人文科学研究所中之同仁计有平冈武夫、田中谦二、入矢义高、花房英树、长尾雅人、具冢茂树,以及所长桑原武夫博士等。又在京都大学文学部中,有曲学泰斗青木正儿博士、吉川幸次郎博士、小川环树博士,均为汉学界领袖人物。其次年轻学者为尾畸雄二郎、一海知义,以及诗人清水茂教授等。
4,     余在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时,接获香港新亚书院院长钱穆先生来函,略谓公应美国耶鲁大学之请,接受该校所颁发之荣誉博士学位,同时又应邀在哈佛大学讲学,公在新亚书院所开中国文学史课程,令堂接替云云。于是辞别京大,转赴香港。而其时,京大吉川及小川两教授,正安排堂在京大任教,讲授中国诗学及写作,亦因离日而罢。当时新亚书院,因得耶鲁大学及哈佛大学之合作与资助,在钱公名望下,著名教授如唐君毅、牟润孙、李圣五,曾克、左舜生、潘重规以及刘若愚等。
5,     当时台湾所授博士学位,系由教育部主持,不由各大学自行颁发,号称为“国家博士”学位。考试委员会亦由教育部自各大学中聘请。计有台大郑骞教授、台静农教授、戴君仁教授;台湾师范大学有文学院院长梁实秋教授,国文系李辰冬教授;以及国立成功大学苏雪林教授为考试委员,另敦聘中央研究院院长胡适先生为主任考试委员,共计七人。
6,     余在香港大学之同僚为饶宗颐教授,罗香林教授、牟宗三教授,以及刘百闵教授等,均为国际知名之大学者。
当时香港大学,在英国人统治下,凡获得永久教职之人员,每教满六年,得休假一年。余在此休假期间,又获得美国夏威夷大学,正式聘请为终身职教授。于是辞去港大,久住夏威夷,将近五十年之久。
第三部分:学海掣鲸

\
第一板块:对先秦诸子的研究
罗锦堂先生对先秦诸子的研究,主要体现在《老子与道教》、《孔子的处世哲学》、《孔子的<论语>与修身》、《<论语>译注及异文校勘序》、《庄子与禅》、《孟子的文学价值》、《诗经通论》等论著。
\
罗锦堂认为,老子是一个自隐无名,不求闻达的人。《老子》是专讲道理的书,全书言辞锤炼似哲学诗,其中充满了对人生的体验及富有多种启发性的观念。他认为,道教是讲人与鬼神间关系之说;而道家,即(老庄学说),则是讲人与大自然间关系之说。
罗锦堂认为,孔子的《论语》,具有文学的修养、哲学的情趣、宗教的观念三大特点;就其运笔的灵活、结构的严整、文辞的精粹而言,都被后代散文家取为典范。它往往能够把周密细微的哲学思想,装载于美丽多趣的文字之中,简明和畅,绝没有战国时代文章的锋芒毕露、张牙舞爪的现象。因此在文学上,自有其不朽的价值。儒教及儒家教育,主要是讲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学说。
他把《孟子》的文学价值总结为六个方面:好发议论而长于气势,具有强烈的挑战精神;立论条理清晰,结构严密,善于步步深入,引导对方不自觉地坠入他的圈套,同意他的观点;惯用重言叠句,造成动荡不平的文气,以加深读者的印象;不避俚俗字句,因而行文明白晓畅,质朴自然,毫无雕琢的痕迹;善于运用适当的比喻,以说明抽象的道理;喜欢杜撰寓言,但多切近人情,而无离奇怪诞之谈。
\
他指出,《庄》的思想,包含了很多,对后来禅宗的发展,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罗锦堂认为,《诗经》的内容,极为丰富,在中国文学演进的过程中,自古迄今,其本身的重要,以及对于后代的影响,没有任何一部作品,足以和它抗衡。《诗经》是当时诗歌的总集,是后世诗人的典范,是艺术语言的渊薮,是修辞炼句的先声,是先秦史料的宝库,是后世音韵的始祖。
\
 
第二板块:对元曲的研究
罗锦堂先生对元曲的研究,主要体现在他的本科毕业论文《马致远的作品研究》、硕士论文《中国散曲史》和博士论文《现存元人杂剧本事考》,以及《论元人杂剧之分类》等篇章中。
\
《中国散曲史》的重要价值在于对元散曲产生和发展的历史背景及其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进行了历史的、科学的评价。
而最具有学术开创之功的,是他把元杂剧分为八种类型:历史剧、社会剧、家庭剧、恋爱剧、风情剧、仕隐剧、道释剧、神怪剧。他指出,现存元人杂剧,虽仅一百六十一本,然各体皆备,有慷慨激烈之语,亦有旖旎风光之作;有缠绵悱恻之情,亦有神仙超妙之谈;有破镜重圆之喜,亦有骨肉分离之痛;有骚人牢愁之怨,亦有故国沧桑之感,与夫山林之美,田园之乐,时有真挚之理与秀杰之气,流露其间,遂为一代之巨制;后世有作,莫之与京也。
后来,罗锦堂又相继完成了五部专著:《北曲小令谱》、《南曲小令谱》、《明代剧作家考略》、《中国戏曲总目汇编》、《散曲小令选》。这是他在元曲研究中的巅峰时期所取得的系列学术成果。
1990年,罗锦堂应邀出席中国古代古文学研讨会,写成的《从宋元南戏说到明代的传奇》被中国大陆作为《宋元南戏木刻本》一书的序言发表;《高祖回乡笺证》是应清华大学学报编辑之请写成的;《非衣梦与绯衣梦》是为出席关汉卿国际研讨会而作,这类成果约二十多篇。
在夏威夷大学的三十年间,罗锦堂又完成了《古代中国文学史》、《元人小令分类选注》和《英译元人小令百首》,以及大量的学术论文。其中学术价值最高、社会反映最好,又最能代表罗锦堂先生的学术水平的,则是近五十万字的《锦堂论曲》。
\
第三板块:对明清民间文学的研究
罗锦堂先生对于明清民间文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明代的民间文学》、《清代的民歌》、《清代散曲的发展》等论著中。
明代的民歌以崭新的面貌、充沛的内容和通俗新鲜的形式,出现于文坛之上。其旺盛的生命力,使当时的士大夫们“骇叹”不已,因之兴起了向民歌学习的热潮。明代的民间文学,大约可分为三大类,一是反对剥削和压迫的歌谣,二是吐露少男少女心声的小曲,三是讲唱历史故事的词话。
民间文学的发展和繁荣,与当时有识之士的提倡和他们辛勤的搜集、整理,有着很大的关系。在明代,以个人之力搜集及编纂歌谣专集者,只有冯梦龙一人。冯氏对民间文学,不仅爱好,而且大力搜集、整理和研究,甚至也不断地创作,举凡戏曲、小说、民歌、散曲和通俗小品等,都有他留下的成绩。冯梦龙能够别具慧眼,特别看重那些材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他的工作,不仅对当时文坛风气的转移,起了领导的作用,就是对后代文坛的影响,也是相当深远的。
清代的民间文学,大体上是继承着明代原有的各种形式而更加发扬光大,内容极为丰富,计有宝卷、弹词、鼓词和子弟书等。
宝卷,即宝贵的经卷,在中国南方一带谓“说因果”,类似唐代的“变文”一样,是佛教僧徒宣扬教义的工具;弹词,是南方说唱文学的一种,自宋人的说书演变而来;鼓词是北方的产物,歌唱时用鼓和简板伴奏,所以音调刚强,最适宜表现英雄气概,以歌颂历代的忠臣良将;子弟书,原是脱胎于鼓词流行于北京和东北地区的民间文学,为八旗子弟所作。
清代的民歌,内容多为表达男女之间的爱情,很少反映社会的实况和政治的兴衰。形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清政府对于含有社会、政治内容的民歌,一向防范甚严。
\
第四板块:对佛教禅宗的研究
起源于印度的佛教,在汉明帝十年(公元67)时,开始传入中国,逐渐在中国兴起了十个不同的宗派,其中俱舍宗和诚实宗,属于小乘佛教,其他均为大乘,即所谓的八大宗:天台宗、华严宗、法相宗、三论宗、律宗、密宗、净土宗和禅宗。
天台、华严、法相及三论四宗,着重在义理方面的探讨;而律宗、密宗、净土宗和禅宗,则偏重在个人的修行。
禅,是印度禅那(dhyana)的音译,是指集中精神,并且是有层次的冥想或静虑。
日本著名禅学大师铃木大拙博士说:“禅是中国佛教,把道家(老、庄)思想,接枝在印度思想上,所产生的一种流派。像今天我们所讲的禅,在印度是没有的。中国人把禅解作顿悟,是一种创见。中国人的那种富有实践精神的想象力,使他们在宗教的感情上,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太虚大师说,中国佛学之特质在禅。
天主教神父毕利也说:“中国的禅,是亚洲精神的高峰。”
梁启超认为,当六朝、隋、唐之间,有万丈光焰于历史上者,则佛教是也。六朝三唐百年中,志行高洁,学识渊博之士,悉相率而入于佛教之范围。
禅宗以为,我们的心,并没有什么特别,原是平平常常,只要一尘不染,就与佛心无异。
罗锦堂则认为,禅是中国固有的产物,早在《庄子》中,就已经有了禅的萌芽。他把禅宗在唐、宋时代,所谓五宗七派中的禅师们所表现的各种特色,与传统佛教不同之处,归纳为三点:不打坐、不拜佛、不读经,这正是中国佛教禅宗特立独行的思维与方式。
罗锦堂还进一步指出,禅对于中国的文学,也开发了智慧的源泉,在文人的创作上,另外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所以严羽的《沧浪诗话》说:禅道在妙悟,诗道也在妙悟。
他用一句话总结道:佛教(也就是佛陀教育),主要是讲人与法界众生之间的关系。
第五板块:对甲骨文的研究
中国文字,在三千多年前的殷商时代已由图画变成了符号,即所谓的“文字画”。完全用线条书写,表现出刚健和柔媚等各种不同的风格,并富有艺术价值。尤其在一切象形文字中,与原始图画的形状最为接近,写在纸上,无论懂与不懂,一眼看去,就觉得雅俗共赏,有一种盎然的古趣。
一般的甲骨文,都是先用毛笔朱书或墨书,写在龟甲或兽骨上,然后用刀去刻,其所用之笔及刀也都非常讲究,因而刻出来的文字 ,当肥者肥,当瘦者瘦,应圆者圆,应方者方,肥瘦方圆,都自然浑成。有的显得劲峭刚健,有的显得质朴古拙,有的潇洒飘逸,有的婀娜多姿,富于变化而不拘一格。尤其在殷代中兴名王武丁时代,那时候的史臣们,书契文字,气魄宏放,技术娴熟,字里行间充分表现出艺术的自由精神,决不是其他各王朝所能比拟的。
钱玄同所称的“甲骨四堂”,依次为董作宾(字彦堂)、罗振玉(雪堂)、王国维(观堂)、郭沫若(鼎堂)。董作宾先生曾代表国民政府,由中央研究院派遣到河南省安阳县的小屯村,进行了大量地发掘甲骨文的工作。
若以专写甲骨文的学者而言,当推董作宾先生为第一,绝没有任何人像他一样,对于甲骨文的兴趣那么浓厚,那么热爱,他写出的字又是那么端庄大方,令人百看不厌。他所著《甲骨文断代研究》,在数万片杂沓凌乱的甲骨碎片中,简单而有系统地把甲骨文字予以归纳、分类。从此以后,无论辩认文字,或考证古史,都有了线索可寻,法度可循,为后来学者方便不少。
第六板块:对中国戏剧、小说、诗歌和其他方面的研究
罗锦堂先生的学术兴趣极为广博,他在戏剧方面的论著,还有:《能唱的元杂剧》、《清代的宫廷大戏》、《<高祖还乡>笺证》、《臧晋叔与临川四梦》、《谁是昆曲的创始人?》、《元代<灰阑记>对西方戏剧之影响》、《<单刀会>的写作技巧》、《女贞观与<玉簪记>》、《从<玉茗堂四梦>说到汤显祖的名号》、《洪昇和他的<长生殿>》、《孔尚任和他的<桃花扇>》、《中国人的戏剧观》、《歌德与中国小说和戏剧的关系》等等。
他对中国文学的研究,还扩展到很多方面。如他在《小说考源》和《中国小说的变迁》中,对中国小说的源流及其演变作了详细的梳理;《长恨歌疏证》一文,前中央图书馆馆长包龙溪先生见之,以为此文以史证诗,立说新颖。
与此同时,他也积极倡导诗界革命,认为自由诗应有“三有”、“三无”,“三有”即有诗之典雅,有词之绮丽,有曲之灵活;所谓“三无”,即字无平仄,句无长短,韵无部类,形成一种长短不定的韵文,大致与元曲相似,然没有元曲小令之平仄,音韵与文句的限制,即谓“自由诗”。他认为自由诗应有三个方面的特质:高尚的意境——真;动人的词句——善;和谐的音韵——美。
罗锦堂先生指出,日本的京都大学、法国的巴黎大学,以及美国的一些图书馆和大学等,研究汉学的风气都极为浓厚,已成为世界上三大汉学研究中心。
中国的语言和文字,已成为国际间的主要媒介。中国学术的研究和发展,已不再是中国人自己的事,而是国际学术界的事了。
中国不但是一个文明古国,而且是一个文学大国。我们有典雅的古文,绮丽的骈文,缠绵悱恻的词,活泼动人的曲;清新俊逸的辞赋和诗歌,伟大不朽的小说和戏剧,以至近代盛行的白话诗、白话文等,体裁无一不备,作品无一不美,真是千岩竞秀,万壑争流。我们何幸而身为中国人,能够享受到这么多别人所享受不到的精神食粮,使我们的气质,显得旷达;使我们的灵魂,趋于高洁。
\
第四部分:翰墨留香
罗锦堂先生所作《咏蝶》七绝诗:“好餐白露性孤高,不逐落花四处飘。莫笑此君筋骨小,也能展翅上青霄。”既是对蝴蝶的赞美,也是自己人格的自况。他不仅作诗赞美蝴蝶,而且也画了许多蝴蝶画。他在《梦庄蝶谱序》中写道:
余幼时喜作画,尤爱画蝴蝶,盖受庄周梦蝶之启迪也。因而最初学画于陇西罗锦春,次乃投师于兰州裴建准;后因负笈台湾,又受教于湖北杨春鹏。在此三人中,尤以与杨春鹏先生相处最久,受教亦多。
\
按蝴蝶,又名飞仙。蝶,一作,言如搧飏也。或以为蝶美于,蛾美于眉,故名蝴蝶耳!余谱此百蝶图,意在传真,则蝴蝶色彩艳丽之美,姿态飞翔之妙,无由以现,虽欲穷其翩翩飞腾之能事,岂可得乎?故咏以诗曰:
蝶性尚空灵,达人故相许。
纵有滕王才,难穷其妙理。
此本雕虫技,所志在适己。
蠕动而飞,观之亦可喜。
另外,罗锦堂先生17岁时所作《裴将军画蝶歌》,曾收入其诗集《行吟集》中,现录之于后,歌云:
南谷将军善画蝶,罗浮春暖玉枝歇。南谷将军善画马,丹青以来无及者。
画马画蝶数十年,将军之名到处传,将军之名传不久,至今已在人人口。
素绢轻拂出真龙,一洗万古凡马空,笔下飘然落彩凤,丰致翩翩香影动。
蝶飞万丈高入云,马行千里乘长风,我今于蝶多所好,画者虽多妙者少。
将军于蝶多所长,图成浑不让滕王。君不见:
庄生曾为漆园叟,梦里乾坤非我有,此身愿向画中投,栩栩长作逍遥游。
\
第五部分:泽被桑梓
1992年,“甘肃陇西罗锦堂教育扶贫基金会”成立,共募得资金100多万元,修建校舍两幢,桥梁一座,硬化校园面积500多平方米,道路3000多米。为200多名贫困学生发放了助学资金。
为仁寿山公园题写楹联:仁者寿比山河壮,圣人心同日月明。
位于陇西县文峰镇南麓之广泉寺,为元代汪郡帅建立。明嘉靖四十年(公元1561年),新创观音殿,后遭大火焚毁。2013年9月,重修观音殿工程竣工。罗锦堂先生于万里之遥的檀香山,寄来亲笔书写的甲骨文对联。上联集诗经之句:既安且宁,并受其福;下联集中庸之句:如保赤子,四海归之。
文峰中学历年来高考入学人数名列全县第二,为高等学校输送了大量优秀人才,罗锦堂先生欣然为学校题写校训:弘毅、崇德、博学、慎思。
渭州九年制学校义务教育成绩卓然,罗锦堂先生为其题写校名。
2011年6月11日,在陇西县第三届海外联谊会会议期间,他应邀为全县广大干部群众作了“老子文化学术报告会”。
他指出,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主要是受到了老子、孔子再加上释迦牟尼佛的影响。佛学虽然产生在印度,但印度已没有佛学了。只有中国,才有完整的佛学典籍,因此佛学的研究,已成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中国的文化也好,科技也好,都与孔、老思想,以及道教学说是分不开的。
第六部分:结束语
罗锦堂先生现为全球汉学界钻研元曲与阐述禅宗这两方面硕果仅存的大师,著作等身——这基本上是国际汉学界公认的。
他把西方汉学家治学的方法,总结为四点:善利用科学的考证,善利用稀有的资料,善注意冷僻的问题,善发挥合作的精神。其实,这也是他的治学之道,也是他取得巨大的文学研究成就的根本原因。
文博古今,学贯中西——这是于右任先生对吴宓先生的评价。其实,用来评价罗锦堂先生,也不为过。
博晓古今,可立一家之说;学贯中西,或成经国之才。
历数千年之积累,中国文学所取得的成就,难以用“博大精深”一语以概之。研究、挖掘、利用这个丰富的矿藏,是后学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中国文学是中国古代典籍中的重要遗产传承,也是先民们累积的智慧结晶。它们为中华文化增添了无限绚烂的光彩,也为华夏文明的进步,留下了无可磨灭的最佳见证!我们透过对中国文学的较深了解,才能真切领略体会到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及博大精深!
中国文化的复兴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题中应有之义。
华夏文明的传承,代有薪火,不绝如缕!
我们愿意,“罗锦堂学术陈列馆”,能够为大众提供一个一窥罗锦堂先生学术堂奥的“窗口”!
我们更愿意,“罗锦堂学术陈列馆”,能够成为大众接受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树立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良好基地!
  相关内容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