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人生您的当前位置:首页翰墨人生艺术人生
郑欣淼的故宫10年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lipengxl 时间:2013-01-14 09:10:52 
分享到:

\

回顾

此前已早有传闻说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将接替郑欣淼任故宫(微博)博物院院长。昨天,这一说法终于得到证实。郑欣淼2002年9月任故宫博物院院长,至今勉强可算得上10年。紫禁城里的这10年,郑欣淼主持了规模宏大的大修工程,下决心对故宫里面数不清、理还乱的文物进行全面清理造册,更是提出了“故宫学”的概念,也遭遇了令人难堪的“星巴克”事件和令人难堪至极的“十重门”。

主持故宫大修

2002年郑欣淼上任伊始,故宫大修即告启动。这也是故宫自1911年以来的首次整体大修,至今尚未完成。估计工程历时共18年,计划总投资达19亿元人民币。

工程期间争议不断,大到文物保护的理念,小到工程的某一细节,都会招致公众激烈讨论。

事实上,在郑欣淼出任院长之前,故宫博物院已经11年没有院长了。自1987年至1991年,考古学家张忠培任第四任院长,随后,院长一职即一直空缺至郑欣淼继任为止。用郑欣淼自己的话来说,“故宫已经有一整套机制在这儿”,似乎没有院长也能正常运作。然而,无论是大修,还是文物整理,都需要有一位主持者。就在日前出版的一份周刊上,郑欣淼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在他上任前,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曾对他说,到故宫后的最重要工作就是主持故宫大修。

当舆论把目光集中于发现故宫大修中埋伏着的种种弊端时,郑欣淼以大修为契机,开始对故宫所藏文物进行彻底清理的工作。大修开工后不久,郑欣淼即主持制定了《故宫保护总体规划(大纲)》,并对馆藏文物进行清理造册,对故宫中的文物进行彻底清理。郑欣淼曾表示:“很多一直被视为‘资料’的宫廷用品,将在这次大修过程中被正式地纳入文物之列。整理完毕后,故宫博物院会统一造册,并向社会公开,以弥补大量藏品无法与公众见面的遗憾。”

提出“故宫学”概念

2003年,郑欣淼在南京博物院的一次学术研讨会上第一次提出“故宫学”这一起初颇有争议的概念。2005年,《故宫学刊》正式创刊,这是一本专为“故宫学”而创办的刊物,创刊号上便是郑欣淼所写的《故宫学述略》,该文长达37000字。2009年初,郑欣淼将20多篇文章结集成《故宫与故宫学》在北京出版。

郑欣淼对“故宫学”的解读是:它不是经院式的繁琐论证,也不是从书本到书本的刻板研究,它直接面对故宫的文物、古建筑、档案、文献等,是一门把故宫当作一个文化整体的综合研究。

提出“故宫学”这一概念,难免会让人联想到“敦煌学”。一方面,有人讥讽这是“邯郸学步”,但也有观点认为,此举把故宫置于“故宫学”的视角之下,让研究者意识到故宫古建筑、文物藏品、历史遗存以及曾在此发生过的人和事,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文化整体,而故宫文化的这一整体性,也会使流散在院外、海外、国外的清宫旧藏文物、档案文献有了一个学术上的归宿。

也许,正是基于此,北京与台北两地的故宫博物院在学术研究上的交流与合作不可避免。2009年10月6日,由两岸故宫合办的“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在台北故宫举行,这是两岸故宫60年来首次合作,展览展出的246件文物中,北京故宫博物院提供37件。郑欣淼在当年的一次专访中表示:“虽然数量不多,但其中雍正朝服像、‘为君难’玺、泥塑雍正像等均为大展的‘点睛’。”而此次合作的意义更在“点睛”之上,实为两岸故宫的“破冰”合作。此后,两院之间还开通了学术交流和刊物资料书籍的互换等机制。

遭遇“十重门”

当他提出“故宫学”之际所招致的对故宫的冷嘲热讽,或许也会随着两岸故宫的破冰而慢慢烟消云散。但是,自“星巴克”事件开始至2011年的“失窃门”、“错字门”、“会所门”、“哥窑门”等一系列事件,暴露出了在郑欣淼主持下的故宫博物院在管理上的漏洞。

2007年,央视主播芮成钢发表博客文章,认为“故宫里的星巴克”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糟蹋,要求星巴克从故宫里搬出去。这看似不起眼的一出关于“咖啡馆”的事件,因为语涉“文化”,而招致舆论关注。然而,“星巴克”的黯然离去,并未给事件画上句号。不久之后,故宫在东长房自设游客服务区,其餐厅中一碗面条定价为30元,远远高于市价,而故宫方面则解释,此定价是综合了文化、成本等因素而制定的。“文化”再一次出现,观众却更不买账了,甚至有人认为,与其让故宫自己经营这碗掺进了文化的昂贵拉面,还不如让“星巴克”回来,起码宫里的咖啡跟宫外一个价。

一间咖啡馆本微不足道,但已足够让故宫管理层左右为难了。此后,真正令人头痛的事情更是接踵而来。2008年,故宫所藏国宝级文物五代董源的《潇湘图卷》在武英殿展出时,被滴水淋湿受到严重损坏,受损处裱纸开粘,受损部位正好在画幅核心部位的舟船上。

2008年《潇湘图卷》事件发生时,故宫面对媒体的态度尚属坦诚。而到了2011年,当“失窃门”、“错字门”、“哥窑门”、“会所门”、“门票门”等事件纷至沓来,其态度则沦为“敷衍”了。当时,曾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博物馆从业者向记者表示:“故宫的问题不仅在管理上,还在它对媒体的态度上,更在于它高高在上的姿态。”

在即将卸任之际,郑欣淼在面对某周刊采访时回顾去年的“十重门”,他觉得对故宫的拷问“反映出大家对故宫有特殊的感情、特殊的期望,我们也感觉责任重大。社会的关注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监督”。

自“十重门”之后,郑欣淼似乎在躲着媒体。早报记者也多次约过专访,均未成功。而此次在他离任之际出现于某周刊的题为《故宫要有“营销”的态度》的专访稿,又会给他带来新的压力吗?众所周知,博物馆是非营利性的,这时抛出“博物馆营销”的概念究竟恰当吗?哪怕他反复解释说:“将社会需求放在首位。”

◎ 故宫历任院长

故宫博物院自1925年10月10日成立,曾经历了五任院长的轮替。作为开馆元老的易培基是章太炎的弟子,后因“故宫盗窃案”请辞,由原古物馆馆长马衡接任易培基行代理之职。在金石考古学上卓有成就的马衡,从1934年4月正式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直到1952年的“三反”运动被迫离职,前后长达18年。

之后,担任院长职务的是吴仲超,其任期从1954年到1984年,长达30年,是故宫博物院任期最长的院长,跨越了十年“文革浩劫”。张忠培的任期是1988年10月到1991年9月,是故宫历任院长时间最短的一位。郑欣淼2002年上任,在他之前有11年没有院长,比1952年-1954年的空当期更为漫长。


 

  相关内容
  • 验证码: